任泽平:减持美元资产,是时候反抗嚣张的美元霸权

 公海赌网址710App     |      2021-03-31

美元购买力缩水,美国信用下降

美元又在全球“剪羊毛”,建议减持美元资产,反抗嚣张的美元霸权。

二战以来,美国凭借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建立了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并利用美元霸权地位频繁收铸币税、金融制裁、“薅羊毛”。

过去几十年,美元流动性泛滥,美联储超发货币,实际上是在向全球收铸币税,“剪羊毛”。国际金融领域称作嚣张的美元霸权,“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问题”。

大家知道美元是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占63%,其中中国(大陆)外储3.1万亿美元,日本1.2万亿美元,沙特阿拉伯4866亿美元,印度3972亿美元,韩国3853亿美元,巴西3583亿美元。

反观美国国债2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却只有440亿美元!

简单说,无论是2008年的量化宽松QE,2020年应对疫情的无上限QE,以及最近拜登政府推出的1.9万亿刺激计划,都是美元超发,美国直接把由于疫情、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导致的损失向全球分摊,中国又是最大的,这是十分不负责任的。

要防止美国通过货币放水和美元贬值剪羊毛。建议未来应适当抛售美债,减持美元资产,在全球大规模买入黄金、石油、天然气、铁矿石、土地租赁权、农产品、海外高科技公司股票等。中国外债规模很低,没必要储备高达3万亿美元的外储,没必要为美国过度消费和举债融资,过度持有只有零点几利息的美国债券。而且中国吸收了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东南亚国家的教训,一直对短期资本账户开放十分谨慎,关键时期可以动用临时资本管制。

因此,面对美元不负责任的超发,在全球一茬茬的“剪羊毛”,建议减持美元资产,加速资产配置多元化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反抗嚣张的美元霸权。

当前国际金融领域的核心矛盾是嚣张的美元霸权与日益衰落的美国经济实力,二者已经严重不匹配,美国为了试图维持基础不断削弱的美元霸权,选择了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贸易摩擦等。中国无意挑战美元霸权,却被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定位为“战略性竞争对手”,中国如何应对?纵览美元百年兴衰,综合国力是美元霸权根基,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对维持美国霸权地位起到关键作用。

二战后,美国凭借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和巨额黄金储备,建立了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70-80年代,美元脱钩黄金,挂钩石油,在信用货币体系时代进一步巩固霸权地位。21世纪以来,美国霸权达到鼎盛,滥用美元霸权,频繁金融制裁,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各国,维系美国地位。

美元霸权以计价功能为基础,衍生出贸易结算功能,逐步扩展到投融资功能,成为全球储备和货币之锚。

具体来看,定价方面,95%国际大宗商品以美元计价;贸易方面,86.5%国际贸易以美元结算,美元占据国际支付市场四成份额和外汇交易市场八成份额;投融资方面,近五成债券以美元为面值;储备方面,61%的国际储备为美元资产。近两成经济体选择直接盯住美元的汇率机制,全球均受美联储货币政策影响。

美元霸权存在深层次问题,给美国自身和外围国家均施加桎梏,短期难以撼动,但长期难以维系。对内,低储蓄和高消费模式下,美国深受贸易逆差、产业空心化困扰,巨额债务和财政赤字攀升,收入差距拉大。对外,美国控制全球跨境支付系统,频繁实施金融制裁,冻结资产,利用对国际组织的表决权,限制他国的融资渠道和融资条件,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输出通胀使债务贬值,稀释各国积累的外汇储备,其他经济体被迫承受输入性通货膨胀、债权贬值和金融波动。国际货币体系新框架任重道远,保护我国外汇和金融安全,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当前中国外汇储备大量投向美元资产,收益率较低;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占比过低,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不匹配。我们建议:

扩大外汇储备运用手段,降低美元资产,增加高科技、战略储备资源比重;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从贸易结算职能开始,逐步拓展到投融资职能、储备职能、计价职能;修炼好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内功,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和监管;外部霸权是内部实力的延伸,最根本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深化改革开放。

风险提示:

美元购买力缩水,美国信用下降

来源: 泽平宏观微信公众号

编辑:王亚平 马少剑

统筹:王长善